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史之窗 >

夔州诗词赏析:滟澦堆


日期:2017-07-21 11:48:15    点击:
字号:[][][]    打印本页    关闭窗口

滟澦堆

苏辙

江中石屏滟滪堆,鳖灵夏禹不能摧。

深根百丈无敢近,落日纷纷凫雁来。

何人磊落不畏死,为我赤脚登崔嵬。

上有古碑刻奇篆,当使尽读磨苍苔。

此碑若见必有怪,恐至绝顶遭风雷。

作者简介:苏辙(1039—1112),字子由,一字同叔,晚号颍滨遗老,四川眉山人。与父洵、兄轼同以文学知名。仁宗嘉佑二年(1057)进士。六年,又举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,因乞侍父未仕。英宗治平二年(1065),为大名府留守推官。元丰二年 (1079),兄轼被罪,辙亦坐贬监筠州盐酒税。哲宗元祐元年(1086),入为右司谏,寻迁起居郎、中书舍人,累迁尚书右丞。七年,擢大中大夫守门下侍郎。大观二年(1108),复朝议大夫,迁中大夫。政和二年(I112),转大中大夫致仕,同年十月卒,年七十四,孝宗淳熙中,追谥文定。有《诗传》《春秋传》《栾城集》等并行于世。

本诗选自苏辙所作的《栾城集》,诗人从两个角度的叙述来深层次地刻画滟滪堆的形态特征,并且寄予了自己豪迈的气概与喷薄欲发的情怀。

一曰“险”。滟滪堆为三峡一处水势汹涌的险滩,古往今来,众多文人骚客多赋以诗篇予以记载和夸饰。明朝的郭棐在《滟滪堆赋》中描述为“原滟滪之铸形,屼沧波之寻丈。”杜甫在《滟澦堆》中也曾写道:“巨石水中央,江寒出水长。沉牛答云雨,如马戒舟航。”前人在描述滟滪堆的时候通常都是极尽渲染滟滪堆的凶险与艰难。苏辙这首诗的上阕与先哲不谋而合。

“江中石屏滟澦堆,鳖灵夏禹不能摧。”鳖灵:传说中古代蜀王,即丛帝,又称开明,善于治水,曾开通巫山。滟滪堆凶险异常,就连古代记载中善于治水的鳖灵和夏禹都无能为力。

“深根百丈无敢近,落日纷纷凫雁来。”凫:水鸟,俗称“野鸭”,似鸭,雄的头部绿色,背部黑褐色,雌的全身黑褐色,常群游湖泊中,能飞。其根深百丈,没有人能够接近,只有水鸟大雁这些飞禽能够栖息于此。

面对着如此险恶、奇崛的滟滪堆,诗人发出了“何人磊落不畏死,为我赤脚登崔嵬”的豪情壮语,乐观昂扬的情绪洋溢其间。不加修饰的言辞更有一股“欲与天公试比高”的胸襟和气魄。崔嵬:形容高峻,高大雄伟的物体(多指山)。

二曰“奇”。诗篇的下阕为苏辙即兴想象而作。“上有古碑刻奇篆,当使尽读磨苍苔。”滟滪堆上竟然有着古代的碑文,而碑文上又镌刻有古老的篆书。这一切为其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。古老的文字如何出现在滟澦堆的碑文之上?只有水鸟大雁在此栖息的地方又怎么会出现古代的篆书呢?一个个奇崛诡异的物引发了诗人接连的疑问与思索。

“此碑若见必有怪,恐至绝顶遭风雷。”最后作者大胆设想,这些古代的碑文应是存在着古怪神奇的魔力,—旦出现必遭风蚀雷袭。想象的丰富更进一层将滟滪堆的奇谲推上了一个高峰。